“善卷文化”与“善德文化”

2019-10-30


  “善卷”是足以让常德人深感骄傲的远古祖先,有着尧师其道、舜禅其位的殊荣,和虽为尧师却不受舜禅的超然;“善卷文化”则是足以让常德光耀于华夏的本土历史文化,有着高卓的内涵、深远的影响、重大的意义和非凡的作用。

  据考,善卷文化,就是以常德先贤善卷为代表的上古高士“道”的思想和“德”的观念为内涵的一种意识形态体系。再质言之,就是对后世产生了深远而重大影响的上古道德文化。那么,“道”的思想究竟是怎样的思想,“德”的观念究竟是怎样的观念呢?道的思想,用老子的话来表述,就是“物壮则老”、“道法自然”、“功成而不居”的思想;德的观念,用老子的话来表述,就是“辅万物之自然,而弗敢为也”,也即人类要尊崇、顺应自然,按照自然规律办事的观念。说白了,道就是自然规律;德就是按自然规律办事。这种道德观属于道家思想体系,它与后世儒家思想体系中的道德,有着本质的区别和层次上的不同。儒家的道德是针对人与社会的关系提出来的,追求的是人与社会的和谐;而道家的道德则是针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提出来的,讲究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。显然,人与自然的和谐是更为重要,更高层次的,所以说善卷文化内涵高卓。

  善卷之所以为尧所尊,是因为“善卷,得道之士也”(《吕氏春秋》);之所以不受舜禅是因为“功遂身退,天之道也”(《道德经》)。善卷的事迹,经周末《老子》的赞扬,《慎子》的披露,《庄子》的扩展,《吕氏春秋》的阐释,《高士传》的补充之后,继有列子、荀子、刘安、董仲舒、葛洪、嵇康、郦道元、樊子盖、李白、虚中、杜光庭、朱熹、龙膺、丁鹤年、袁宏道、查慎行等60多位历代儒、释、道名流对于善卷的讴歌和颂扬,更有两宋皇帝和当代伟人对于善卷之德的推崇和传播。此外,《后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、《陈书》、《南史》、《隋书》等正史,《资治通鉴》、《永乐大典》、《四库全书》等典籍,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、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等辞书,还有不胜枚举的通志方志,均有对于善卷事迹的记载,所以说善卷文化影响深远。

  鲁迅先生说过:“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”,也即全在于道,而善卷文化的内涵首先就是“道”,因此,善卷文化不仅具有着常德文化之源的深厚,而且也具有着中华文化之源的高伟,所以说善卷文化意义重大。

  “道”就是自然规律;“德”就是要按自然规律办事。“道生之,德蓄之。”(《道德经》第五十一章)人类不能一味地向自然索取,否则就会遭到自然的灾难性的打击。比如,江河湖海就是天地自然之道形成的,你只能科学地利用它而不能随意地改造它。大型纪录片《天下洞庭》的解说词说:“从围湖造田,到退田还湖,人类开始重新尊重自然规律。”在笔者看来,这实际上是对道的尊重,向道的回归。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知道“尊道而贵德”(同前),我们就不会损失本来可以不损失的一切,所以说善卷文化作用非凡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一方面关于“善卷文化”的知识在常德本土还远未普及;另一方面又冒出了一个“善德文化”。何为善德文化呢?有人解释道:就是以“善卷"善"的修养和"德"的操行为基本内涵”的一种文化。并说“"善"是善卷文化的根基;"德"是善卷文化的核心”,有了善卷先生的善与德,才有了老庄的道,孔孟的儒,才有了湘楚文化,才有了德行天下,和谐世界。但紧接着持论者又作出了与此完全脱节的进一步解析:“善是人的本性,是与生俱来的,没有人种、地区、国籍、阶层、贫富之分,而德是随物质的剩余、经济的发展、社会的进步,在"善"的基础上升华的,是社会对个人,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要求,有其政党性质、国家性质”。显见其说法的自相矛盾。

  须知,“善德”一词,原本是和“善德山”连在一起的。南宋开僖年间的《善卷祠记》说:“在隋则刺史樊子盖慕卷之德,改此山为"善德山"”。可见,所谓“善德”即“善卷之德”的简缩,它是一个专用名词,是不能肤浅地望文生义的,同时也是不能随意地与其他的词汇组合在一起的。而将其与“文化”一词组合成“善德文化”,并拆解为“善”是什么什么的根基,“德”是什么什么的核心,从语义上来讲就出现了歧义,使“善卷之德”变成了“善良的品德”,而善良的品德与善卷之大德在层次上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从属性上来讲,“善”本身就是“德”的一种体现,它是不能与德构成一对范畴的,硬要把它当作一对范畴,然后再拆开来解析,就只能是无话可说的强为之说。而无话可说却又强为之说,本身就是一种不诚、不善,也即不德。这种不德的危害就是,歪曲了善卷文化的本来面貌,削弱了善卷文化的重大意义。再从逻辑上来讲,“善”与“恶”是相对的,如果“善德”能够成立,就必有一个与之相对的“恶德”,试问,“恶”能够算是一种“德”吗?如果“善德文化”能够成立,难不成还有一个什么“恶德文化”?可见,“善德文化”一词应从我们的字典中消失。

  令人痛心的是,根本就不能成立的“善德文化”,却堂而皇之的成了某网站的一个专门版块;“弘扬善德文化”的口号也赫然彰显在了某网站和一些机关的横幅、盾牌之上;关于善德文化的一些表述语,也因该网站的承载和记者们的引用而成了关乎善卷文化的主流话语。这实是天大的误导!